環保稅申報: 三大常見問題
專欄:行業新聞
發布日期:2018-06-12
閱讀量:4606
作者:佚名
收藏:
環保稅申報: 三大常見問題

國家稅務總局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初開征的環保稅首個征期于4月1日開始,4月18日結束,全國共有24.46萬戶納稅人順利完成環保稅納稅申報,環保稅正向激勵機制作用開始發揮。有關專家提醒企業,對于環保稅首次申報遇到的常見問題,應舉一反三妥善處理,從根本上提升環保稅申報質量。

問題1

申報方式沒有切換

近日,中翰稅務首席環保稅專家劉偉告訴記者,4月環保稅首個征期以來,他幾乎成了“空中飛人”,一直往返于北京、石家莊、大連等地,幫助企業解決各種環保稅申報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在劉偉看來,環保稅納稅人最大的問題之一是思維還沒改變——還在用過去申報排污費的思維方式申報環保稅。

在環保稅首個征期內,劉偉接觸到的不少客戶,最初都是想直接把環保局的監測數據、以前環保局提供的排污費數據,作為最終的申報數據報送給稅務機關。同時,由于企業對“費改稅”的認識不夠深入,導致很多問題都沒有在申報前充分預計到。申報中遇到問題后,才想起找稅務機關或專業服務機構咨詢。

環保稅與排污費相比,在申報方式上有重要變化。過去申報排污費,企業先自行填寫《排放污染物動態申報表(試行)》,最后由環保部門負責污染物種類和數量等相關數據的確定。“費改稅”后,納稅人需自行填報《環境保護稅基礎信息采集表》,在申報期內填報A類和B類《環保稅納稅申報表》。記者了解到,和排污費征收時期的《排放污染物動態申報表(試行)》相比,環保稅的兩類申報表已作了簡化,更方便納稅人填寫。對此,安永深圳稅務合伙人梁斯爾說,雖然“費改稅”后申報表簡化,但環保稅的申報與其他稅種的申報存在差異,企業認識上的轉變還不夠。

梁斯爾分析,環保稅的申報數據來源有一定特殊性。企業所得稅、貨物和勞務稅等稅種的申報數據,主要來自于企業的收入、成本和費用會計核算賬目和相關財務報表,而環保稅的申報數據主要來源于測量或核算,無法從財務系統中直接獲得。基于此,與其他稅種的申報由財務部門單獨負責不同,環保稅的申報需要財務、技術和環保等多個部門共同協作才能完成。梁斯爾提醒申報思維還沒轉變的企業:和排污費相比,環保稅的執法剛性更強。如果不及時轉變申報思維,違法的成本很高。

問題2

計算方法選擇錯誤

申報思維沒轉變的直接后果,就是企業環保稅的申報數據準確率不高。在對中翰稅務首席環保稅專家劉偉的采訪中,“申報數據準確性”被他反復提及。

讓記者印象深刻的是,劉偉的一個客戶,在初步填寫《環境保護稅基礎信息采集表》和《環保稅納稅申報表》時,確定的應稅大氣污染物稅目是3項,計算的應納稅額約10萬元,同時不享受減稅優惠,而劉偉最終確定的應稅大氣污染物,包括有組織排放和無組織排放的稅目有9項,享受減稅優惠后計算的應納稅額是近20萬元,差了近一倍。劉偉的另一家客戶,則在填寫《環保稅納稅申報表》時,僅僅填了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煙塵三項,而沒有填寫粉塵、苯和氨等其他應稅污染物,對固體廢物也沒有進行申報。同時不少企業認為,監測數據就是申報數據,因此僅申報傳統排污費中收費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氨氮和懸浮物等應稅污染物,沒有考慮這些究竟是不是應該申報的應稅污染物,是不是漏報了其他應該申報的應稅污染物。

申報的環保稅數據是否準確,方法的選擇非常重要。根據《環境保護稅法》及其實施條例的規定,應稅污染物排放量有四種核算方法,有著非常明確的適用順序要求:首先適用符合規定的污染物自動監測設備數據;其次適用監測機構出具的符合有關規定的監測數據;再次適用排污系數和物料衡算方法計算;若以上條件均不符合,則最后適用省級環保部門規定的抽樣測算核定計算方法。

實踐中,一些企業跳過前三種方法,直接向稅務機關申請核定繳納。根據環保稅法規定,企業出于各種客觀原因,對于前三種應稅污染物排放核算方法均不適用的情況下,才能適用核定計算方法。此外,還有一些企業誤以為以往征收排污費時期環保局的核定方法,可以直接等同于征收環保稅后的核定方法,從而忽視自動監測或第三方機構監測方法,直接以以前環保局核定的排污費結果申報。

安永北京稅務合伙人劉宇還告訴記者,在第三方監測方法下,對企業的監測頻率沒有強制和規范性的要求。一些企業可能會根據實際情況安排有利于企業的監測時點,從而不能準確地記錄污染物的排放量。同時,對于排污系數、物料衡算等方法,只有納入排污許可管理的火電等17個行業,未納入排污許可管理的錫礦采選業等部分行業適用。根據相關規定,所覆蓋行業對應不同情形,應按先后排序適用不同污染物計算方法,且相關測算較復雜、難度系數較大。“企業在申報中,采用此方法的較少。”劉宇說。

記者了解到,已安裝自動監測設備的企業申報出現數據錯誤,主要原因是基礎信息采集資料填寫不準確。一些企業在填寫《環境保護稅基礎信息采集表》時,直接按照排污許可證上的信息填寫,而排污許可證上的排污信息僅僅是環保部門對部分排污環節的監測結果,與稅務機關要求的應稅污染物數據并不匹配。例如,某企業產生的一些污染物,屬于環保稅法下的應稅范圍,但沒有在排污許可證上列示,這就很容易導致漏報。加之一些企業超標排放、偷排漏排、偽造排放數據等現象仍然存在,如果僅僅按照排污許可證上的數據申報環保稅,準確率可想而知。“持證排污并不等于按證排污,這一點企業尤其要注意。”劉偉說。

問題3

內部管理尚不協調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環保稅申報比較順利的企業,往往都在申報前做了大量的工作,或改進管理流程,或引入專業服務機構,或實施技術改造。但是,環保稅開征后,還有一部分企業的相關稅務管理幾乎沒有改進,這與環保稅的要求存在一定程度的脫節。

在采訪中,劉偉提到的A企業存在的問題非常具有代表性。4月16日,距申報期結束還有兩天的時候,A企業財務部門向企業的環保部門收集申報數據,而環保部門的回答卻讓財務部門很“震驚”:“我們沒有責任整理任何環保稅申報數據啊!”在此情況下,A企業財務經理立即打電話給劉偉,請他幫助開展申報數據的收集、整理、計算和審核,這才確保按時準確申報。“整個申報期,我們公司接的活兒,相當一部分都是這樣的急茬。”劉偉說。

相比之下,中國石油、京港石化、中遠造船等大企業規避環保稅風險的意識比較強。這些企業為提高申報數據的合規性和準確性,通過借助專業服務機構的幫助,在首次申報環保稅之前,已對企業整體的排污水平、稅負成本作了測算。在準備申報數據的過程中,充分協調財務部門、環保部門以及生產部門的工作安排,通過跨部門協作,讓排污數據能夠盡可能準確地轉換為環保稅申報數據。

環保稅的申報是一個系統性較強的工作,需要多個環節的支持配合。綜合記者采訪的情況看,企業環保稅管理脫節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相關部門協調不暢,導致財務部門很難掌握全面、準確的申報數據;二是復核環節缺失,申報數據形成后直接申報;三是沒有建立疑難問題解決機制,很多具體問題需要申報人員自行解決,公司層面不能提供有效的資源、資金和人員支持;四是與稅務機關溝通不足,不能很好地利用稅務機關提供的各類培訓和納稅服務措施,有效地改進自身的工作。

關于申報數據的復核,安永深圳稅務合伙人梁斯爾認為企業應該進一步強化。他說,企業所得稅等稅種的申報數據,可通過合同、資金流、發票流等相關數據復核,從而保證數據的真實性。相比之下,對環保稅數據的復核具有不確定性,即如果企業有相關監測數據,可以通過讀表復核。在缺失或不需要安裝自動監測設備的情況下,則需要用排污系數、物料衡算或者抽樣測算核定等方法來匡算復核,固體廢物的排放核算,更完全依賴于臺賬數據才能完成。“企業不能因為這項工作有難度而放棄。”梁斯爾說。

安永北京稅務合伙人劉宇建議,企業應將環保稅申報納入到整體稅務合規及內部控制管理當中,加強企業內部財稅部門人員與環保部門人員的溝通與配合,同時注重培養既懂環保又懂財稅的復合型人才。另外,需要制定長期監測計劃和相關稅務管理的提升計劃,不斷提高環保稅納稅申報的準確性。

上一頁: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看出了什么?
下一頁:抗生素、微生物污染成水環境新挑戰
pk彩票|官方网站